冰血暴

欢迎来到冰血暴 网站地图 sitemap
冰血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guegamer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天涯客
冰血暴天涯客
2021/03/30 来源:冰血暴
    原生态,近年来吵的非常凶的一个话题。吃面粉最好要在富含微量元素的土地上承包一块,然后纯天然,不用一点肥料,不用任何的农药。

    吃大米,必须是东北某个疙瘩角落,据说是用山泉水浇灌的水稻。

    猪肉,必须是出生三个月内,专门喝牛奶吃小米长大的香猪。

    牛肉,必须是什么丸子国的雪花肉。羊肉,非得是澳大利亚的大尾巴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些是不是和所谓几百成千的澳洲维生素一样是带着附加智商税的。

    但是,张凡觉得边疆的牛羊肉,真的比什么冷冻的澳洲牛羊好吃,一口下去,边疆新鲜的肉中都能吃出草原的辽阔。

    海鲜,真的,张凡是第一次吃出所谓的鲜美。几百大洋的自助餐,张凡当年跟着领导也曾吃过,但是,除了一定不能亏本的心态以外,真的没有这次的好吃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烹饪,虾、螃蟹就是带点东山的大葱切丝、大蒜切片,弄点姜丝上锅一蒸,OK。

    吃的时候,真的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,不带一丝香料的食材,回味都是海的鲜美。越吃越香,越吃越能体会出什么是蛋白质的香甜。就算吃多了都不会让人有一种发腻的感觉。

    路宁吃了一阵后,就笑着看张凡吃饭。和张凡吃饭,有种能治愈厌食症的感觉,食材好不好先不说,就看张凡的样子,都能让别人食欲大增,忍不住的路宁又夹了一块螃蟹腿。

    “深海鱼?”最后一道是一盘鱼,一盘很是齐全的大鱼。别说张凡没见过,就连生在海边,长在海边的路宁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鱼头大,带牙齿,感觉曾经的它就是一个海中的小霸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哪里,这就是沿海大陆架里的鱼,这种鱼越来越少了,打上来遇上海警是要罚款的。”男主人自斟自饮,抽着红盒子的将军烟,气势中明显带着一中搏浪感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远洋深海鱼都比较……”路宁不解的问道。电视里面,太多太多广告,这也让路宁觉得深海鱼好似非常的高端大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不是的,陆医生。”男主人抿了一口高粱酒后,接着说道:“鱼类大多生长在沿海大陆架中,因为这里的浮游生物多,也就是食物多。

    所谓的远洋深海鱼,其实都是噱头。我们是出远洋,可也是在其他地方的大陆架上打鱼的。

    正真在所谓的深海区是打不到鱼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吃,一边听,华国的老人说的真的很对,三人行,必有我师,生活中处处是知识。

    “去其他地方的大陆架打鱼?所在国家难道就任凭你们打鱼?”

    张凡问道。这个事情由不得他不好奇,别说国家了,就算普通人家,要是门口的果子被人摘了,都能追出去理论,何论一个拥有武装力量的国家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!那就看运气了。”男主人诡秘的一笑,张凡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说嘛?如果方便的话。”很少有八卦之心的张凡也被吊起了胃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医生爱听,我就说说,没什么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我们渔民啊,出了海。就是追着鱼群走的,是不是华国的地界我们不知道,我们就知道这玩意是大海的产物。

    呵呵,遇上其他国家的海警,如果不是很过分,对方一般也就驱逐罢了。真的想要来硬的,我们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以前啊,国家穷,咱出海虽然也受气,但是也不是好欺负的,而且这几年国家厉害了。哈哈,我们就更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海警的船为了速度,一般都比较小。而我们的渔船则比较大。

    以前,我们最多不认账,人家真要驱逐,我们也就收网走人,而现在,他们要真的来硬的,哼!一个轮打,我们的大船一偏一斜,就掀起来的海浪都能把他们的小船给打翻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!哪要是人家真的动武器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真动了炮火,我们就打国旗呼叫救援,以前国家没船,现在……”略有上头的男主人说着让人很少听闻的海上生活。

    里面的艰辛是有,但是总给人一种,天高海阔,人自由的感觉。

    卢老在办公室里面,终于把自己的报告写完了,人生大半载在医院中度过,现在要离开临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沿海,和边疆一样,在城乡结合部都会定期有一些小的集会。

    边疆是巴扎,一般是周末的时候,男人赶着牛羊,女人抱着胖娃娃,在一个俗尘约定的地方交换着生活用具。

    而在海边,其实也一样,特别是开海了以后,当第一批出海打鱼的渔船归来以后,一些码头,就成了一个超级市场。

    过鱼的老板,称虾的散户,还有外来旅游见世面的游客。接踵擦肩,从半空中看,乌泱泱的一片。就如海边长着一大片的黑色海藻一样。

    海边的集会绝对比边疆的巴扎盛大,毕竟华国人最密集的地方,缺什么都不会缺人。

    有人就钱,人就是商机。地方再好,没有人,也就是荒原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批开海打鱼的船归来,周边一些不是打鱼的人也出来靠着大海赚钱。

    渔民赚大人的钱,而这些不是渔民的人就开始想办法赚小孩子的钱。

    然后,一个巨大的淘气堡出现在了海边。真的大,就如一个真正的堡垒一样屹立在海边上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老虎爱跳舞、小兔子乖乖拔萝卜的音乐下,小孩子们高兴的嬉闹在这个巨大的充气堡垒中。

    这个玩意,不充气,没多大,一个小卡车就拉着跑了。一旦充了气,乖乖,虽然不能说是参天巨物,但是,也能称之为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东西不知道用的是pv还是什么材质,绝对比气球结实,耐磨、耐火、耐刺,据说这个玩意和大人们玩的橡皮娃娃的材质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原本的这种巨大的充气堡,必须有一个固定的场地,指定的专业人员来操作。但是,有些时候……

    放了气,小卡车一装,只要小孩子多,就能做生意,就能赚钱,想让固定,估计很难。就如让成年人在其他人的面前玩橡皮娃娃一样,很难。

    数十个孩子欢乐的玩耍在淘气堡的时候,海上的天气出了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什么低气压碰到了高气压,两个气压不服气,忽然干了起来。然后,他们的产物就是风,擦着海平面的大风吹来。

    就如石头打水漂一样,强风擦着海平面吹上了陆地,然后猛的抬头,就如同飙车党开着屁股冒火的汽车从身边擦过一样,带起的风能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这个风也差不多,直接是擦着地面吹了起来。好些穿裙子的姑娘,顾得裙子顾不得帽子,这也让一些好事之徒大饱了眼福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惨剧发生了。

    擦地而来的强风,如同一个巨人的手一样,直接把淘气堡给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淘气堡就如一个狐假虎威河豚一样,充了气后体积放大了几十倍,但是总的质量却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体积大,质量轻,面对猛然而来的大风,这个玩意就如同是从山间滚落的巨石一样,越滚越快,而且还是翻着跟头的滚。

    淘气堡,立在平地的时候,差不多就一两层楼那么高,而玩这个的孩子,大多数都是三四岁超不过五岁的孩子在玩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大风,带着淘气堡翻着滚的跑,而正在淘气堡里的孩子,就如同是逃跑的怪物吐出来的吐沫点子样,飞一般的被抛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哭,惨叫!运气的好的孩子,在淘气堡刚翻身一半的时候就摔了下来。头破血流,痛哭流涕,惊中带吓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头破血流,真的都是一个好的结局。真正可怕的是如同炮弹一样被抛射出去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孩子啊!我的孩子啊。”原本出门逛集市的孩子妈妈,打扮收拾的体体面面,这个时候,人挤人,人踩人。

    鞋子,高跟鞋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。披头散发,踉踉跄跄的,这些家长眼中只有孩子,只有如同被抛石机抛出去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家长,悔恨,无尽的悔恨,悔恨的都能自己把自己的脸给抽肿。

    一些半路掉下来的孩子,小脑袋上流着血,紧紧的抓着爸爸或者妈妈的衣服。无辜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害怕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能紧紧的抓着大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而一些远在几十米以外的孩子,如同一个破洋娃娃一样,躺在路上。

    鲜艳的衣服在艳阳天下,从天上摔下来的孩子,躺在土苍苍的地面上,格外的亮眼。真的就如疯婆子的洋娃娃被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连滚带爬、哭爹喊娘的家长,四肢并用的朝着自己的孩子奔去。

    晴天霹雳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淘气堡的老板,叼着烟原本愉快的点着票子,可突如其来的,直接吓傻了他。

    “跑,赶紧跑。赶紧找警察。不然今天这里就是丧身之地。别说打死了,这些出事的家长估计都能吃人。”看着远处,躺在血泊里的孩子,如同煮熟的大虾沾了西红柿酱被洒在地面上一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爱捞偏门的老板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定,开着小卡车直奔警察局,一边跑一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“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张凡和路宁刚回到医院,他们给卢老还带了墨鱼饺子,虽然看起来如同焦炭疙瘩一样,但是味道真的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哥专门给您买的,说是您最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和路宁忙着给老头操办,老头看起来情绪不怎么高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心了,你们也吃点吧,陪我吃点。一个人没什么胃口。”老人虽是说笑,但是怎么看怎么没落。

    “好,我再来两口!”张凡笑着拿出筷子坐在了师父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蒜,这得吃蒜,不然没味道。”老人好似教着手术诀窍一样,给张凡说着话。

    老人吃的慢,就在第三个饺子要进入嘴的时候,办公室中一个黑色的高高挂起的有线电话响起!

    原本已经毫无精气神的老人,眼睛忽然发亮变锋利,“啪!”放下筷子,三步走到了电话旁边,拿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!医院立马准备应急小组,我们一定尽可能的挽救!”

      <code id='cb693'></code><style id='9546e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452ad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88bc5'><center id='d9d7c'><tfoot id='f10b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13a41'><dir id='99209'><tfoot id='4df8b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c4b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0a578'><strike id='d768e'><sup id='1c69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300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10379'><label id='fff87'><select id='fd75c'><dt id='cd056'><span id='2b1f0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b7693'></u>
          <i id='38639'><strike id='b53cb'><tt id='a508c'><pre id='d97b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4323'></code><style id='4c920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e6abd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cd9ee'><center id='25180'><tfoot id='7ceb9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4856'><dir id='9d4f9'><tfoot id='30ca1'></tfoot><noframes id='dac41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0495c'><strike id='a056c'><sup id='10a1a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a8660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6909d'><label id='8e7b9'><select id='93fc0'><dt id='44ba2'><span id='fb6e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4d96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fd6a0'><strike id='5d76f'><tt id='b2b51'><pre id='424f5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d9f3e'></code><style id='38197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f1a0c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9c1c'><center id='1643b'><tfoot id='ea6c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0678'><dir id='ae280'><tfoot id='b9bf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c9f8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471b2'><strike id='02144'><sup id='2563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3b8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ca31b'><label id='85019'><select id='d77b3'><dt id='45454'><span id='e9204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9fba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8af3'><strike id='bd4f1'><tt id='88940'><pre id='ac2c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