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血暴

欢迎来到冰血暴 网站地图 sitemap
冰血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guegamer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天涯客
冰血暴天涯客
2021/03/30 来源:冰血暴
    张凡在护士和麻醉师的协助下穿好了手术衣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,紧不紧?舒服吗?”巡回护士轻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谢了”张凡回了一嘴后,直接走上了手术台。

    张凡穿手术服的时候,老王自动的站到了一助的位置上。副主任老宋变二助,三助变四助手。都无需说话,大家都知道自己的位置,自己实力的位置!

    老杨肠道被扎成了筛子,而这个小姑娘直接就被戳成了满肚子的窟窿眼儿。张凡站到主刀位置上后,看向患者腹部的时候,也是皱了皱额头。

    手术术野已经被清理的非常干净了,小姑娘毕竟还小,粉红色的肠道,鲜嫩!可鲜嫩的肠道上到处是窟窿眼儿,张凡略一数,大概有六个明显的窟窿眼儿,而且小肠有一处已经快断离了!

    肠道的血供如同一个扇形,这个扇柄最后汇聚到肝脏里面,虽然交叉血供很丰富,可也不能损伤的太厉害了,不然绝对会缺血坏死的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,小老板眼神痴呆和小姑娘的妈妈样子差不多,面无表情。紧张,不同风格的紧张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期盼,期盼着手术内的患者手术成功。

    茶素市的交警直接疯了,市领导生气的都吐血了。查!好些个路口设置路障,不查酒驾、不差无照驾驶,就查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,没牌照、没摩托车驾驶证的,车辆全部没收!

    茶素市小城市,和其他小城市一样,有汽车的家庭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都是摩托车或者电动车,原本交警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,可市领导都气吐血了,不敢再糊弄了。

    普通人受牵连了,不管你的电动车是不是用来飙车的,只要是缺手续,直接没收车辆!

    张凡也就皱了皱眉头,直接开始上手了,小姑娘的手术时间有点长了,拖延的时间越长,感染的几率越大。

    现代社会抗生素的大量应用,感染,好像一般人觉得也没什么事情,其实这个手术后的感染,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并发症,轻一点的手术延迟愈合,重一点的患者,术后感染并发其他疾病,直接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“王主任,咱们不做常规修补了!”张凡一边探查着肠道损伤,一边对王主任说道,因为这个眼前能看到的伤口就已经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哪?你的意思是?”老王好像有点懂了。

    “直接把大网膜缝在肠道上。重一点的肠道直接做对接修补。”张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缺口,就是用大网膜修补,说不定会坏死啊!”

    诊断肠道损伤后,手术是治疗的根本原则,但手术方法应视局部损伤情况而定,因手术是在血液循环较差,细菌繁殖较多的肠道进行的,再加肠内压力较高,做修补或肠吻合术极易形成结肠瘘或腹腔残余感染等并发症。

    而且破损的地方太多了,老王能不怕吗,要是按照常规方式去修补,下了手术,指不定那天患者就会出现肠道梗阻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张凡在脑海中已然建立了手术方案。这个普外难,难就难在这里,很多手术在术前讨论的方案很可能用不上,必须在开腹后,重新快速的制定方案!

    不像骨科,X、CT一做,直接就在术前确定好手术方案了,水平好一点的医生,直接连多余的器械都不带。骨科相对直观一点,不谈血管、神经,骨头就是一个变异的木头帮子,顺着断口订上钢板就成了!

    而普外,就不是一般的扯淡了,器官压着器官,空气、液体,检查做完,有些地方看都看不到。术前考虑的是阑尾,结果打开一看,阑尾好好的!怎么办?呵呵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多话,没必要,他是主刀,现在有这个权利、有这个实力让老王听他的。张凡开始做了。空肠对上空肠,不用截断,直接肠子对肠子缝合,顺着肠道连接处轻轻的缝合。

    张凡下手准确,精确,而且缝合用的是小针,可吸收的小针,轻轻的穿过肠道,连接另外一处的肠道损伤,一点一点。很快、很漂亮,损伤的肠道如同是两个情侣一般接吻了,然后张凡直接把这个接吻口给它缝合了,让他们永远的吻下去了!

    “嘶!”老王牙疼一样的吸着冷气。“张医生,这样行不行,你这样一缝合,肠道蠕动怎么办,食物稽留怎么办,会感染的!消化液如果续集在这里,绝对会穿孔的。”这个术式,老王直接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有几率食物稽留,但绝对不会出现梗阻,而且这样处理比割除有可能坏死的肠道损伤小。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,肠道减少太多,以后还怎么正常生活。”

    老王想说,可又没证据去反驳。只能尽可能的帮着张凡做好手术。医疗不像是开会举手表决,没有保留意见、反对意见或者弃权之说。要么支持,要么反对!

    在系统中练习无数次的张凡,手法非常的精炼。手持持针器带着丝线,在肠道中上下左右,飞快的穿梭着。一处、两处,小肠如同是橡胶管子一样被张凡做了许多接头。

    这个缝合要求非常高,因为是多接头缝合,一定不能让肠道内部产生瘢痕必须把肠道的内侧翻出来缝合。

    肠道的消化液虽然比不上胃液,可腐蚀性一点也不差,一旦产生瘢痕说不定就会给患者带来常年的慢性疼痛,时间长了就是穿孔!

    老王还能看懂一点,老宋就有点迷糊了,虽然拉着勾,眼睛清楚的看着张凡的操作,可就是看不懂张凡的意思,这就是手术的差距。

    张凡做的非常漂亮,修补加空肠襻浆膜层覆盖或带蒂浆肌层瓣覆盖,对缺损较大,但尚可拉拢缝合者,采用横向缝合以防止肠腔狭窄。

    为预防损伤肠壁修补术后愈合不良,张凡在覆盖时完全遮盖修补处并尽可能缝合于正常肠壁上。十二指肠旷置术胃窦切除时,空肠浆肌层带蒂瓣修补,一处一处的飞快的做着。

    手术真的太大了,太困难了。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四个小时了,老高他们已经下手术了,过来这边,一是给张凡说一声,二是来看看需不要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这手术随便拿出来一个伤口,都能算是普外高难度的肠道吻合手术。如此多的方式,如此复杂病情,张凡一点都不犹豫,做的飞快。一个高年资的主治医生能掌握其中一个术式,顺利的做下来,能骄傲的吹牛半年了。

    可张凡不仅能做下来,而且做的非常漂亮。老宋看的汗都留下来了,什么是天才这就是天才。这些术式一个一个练习,普通医生没有几十年的功夫,绝对拿不下来的,可这家伙才是住院医啊,进医院才几天啊!

    四个小时、六个小时、八个小时、十个小时,肠道终于修补结束了,张凡在手术台上轻轻的伸了伸腰,手术台上动作不能太大。消毒后的手不能高于肩膀。不能低于自己的腹部,不然就算是污染了!

    “张医生,喝点葡萄糖吗?”护士长也过来了,巡回护士已经换了好几茬,麻醉师也替换着吃了两顿饭了,可手术台上的医生,不仅没吃饭,连葡萄糖都没敢喝!

    “先不喝了!等会再说吧。”张凡咽了咽没有多少的吐沫,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,小姑娘的手术还早呢,他不敢喝!

    饿,还可以抵挡一下,可口渴太难熬了,但是再难也得熬着,实在熬不住了,也只能稍微喝一点葡萄糖,抿一抿,湿润一下口腔而已!

    老宋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,望着塑料瓶的葡萄糖,老宋对护士长说道:“给我喂一点点把,别喂多了,我怕我忍不住,你就喂我一点!”

    一个副高,如此的可怜,像是一个嘴馋的孩子一般,望着难喝的葡萄糖可怜的说道。这台手术张凡一定要做完的,再不能换人了,也没人可换可替代了!

    “王主任、宋主任,要不你们下去休息会,换其他医生来吧,毕竟我年轻一点。”张凡看着老宋可怜的样子对着他们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这才到哪!我没事。”老王固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,就是有点口渴。这台手术,估计也就一辈子能碰到一次了。不坚持以后绝对后悔!来吧,张主任,开始把!”

    老宋湿润了一下口腔后,尊敬的对张凡说道。这台手术一做,张凡就算是碾压了,对市医院普外的碾压了!

    老宋多骄傲的一个人,对上老王都不胆怯的一个人,现在主动的开始以下级医生得身份对张凡开始了一种技术上的尊敬!

    简单吗?太难了,就算老王,他都不称呼为主任的!因为老王在技术上无法碾压!这就是一帮子技术狗,简单的要死,固执的要死!但永远保持着对技术的崇拜!

    “继续!”张凡点了点头后,说道!手术才过半。

    老杨已经被送到ICU,生命体征平稳。小老板也算松了口气!

    而小姑娘的妈妈和舅舅焦急的不行,这都快一白天了,怎么还没出来呢。

    “哥,你找人问问啊,丫丫到底是怎么了,我心慌的不行了,眼皮子跳的厉害。是不是,丫丫,丫丫!”说着话又要哭!

    “我问问!哭有用吗!”

      <code id='66e9a'></code><style id='29d25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4dd2b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3f187'><center id='7653f'><tfoot id='93dba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7a240'><dir id='1b7e2'><tfoot id='86389'></tfoot><noframes id='56017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7db23'><strike id='071ac'><sup id='68e0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598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400cf'><label id='aab81'><select id='34ac8'><dt id='c129e'><span id='e00f3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ba71'></u>
          <i id='539b2'><strike id='3c9f7'><tt id='96b60'><pre id='d47e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bc2c5'></code><style id='b6b96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9b1f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8297'><center id='71da1'><tfoot id='de94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8c0ad'><dir id='31c2d'><tfoot id='373ab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152e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23618'><strike id='c937e'><sup id='2c72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bb19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32ada'><label id='65188'><select id='74f1b'><dt id='940d8'><span id='3027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0d3f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1fdaf'><strike id='819be'><tt id='dac8c'><pre id='a830f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18643'></code><style id='3652c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9a56c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3f226'><center id='c67ed'><tfoot id='fca6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dae6'><dir id='b101d'><tfoot id='3e91d'></tfoot><noframes id='5642d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75e13'><strike id='802dc'><sup id='6b3b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a94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da9ae'><label id='691df'><select id='9afb2'><dt id='1f672'><span id='ba867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514c3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57fa'><strike id='dd846'><tt id='e6653'><pre id='9425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